明知故犯

书籍类型: 
题材风格: 
摘要: 

  唐青是罪己楼新一任楼主,楼底下镇压的东西她不清楚,直到那场大雨,那东西耍了一场诡计逃跑后……

  

第1章 雨夜,混乱开端



    唐青守在哀咽山已经九十六年有余。

  她是罪己楼的守护者。

  那座古楼几近与世隔绝,建在荒草丛生的高山上,青苔覆盖,黑斑点点,十八个楼层,无数个窗口幽黑,透着阴森森的邪气和不详,令人无法窥视里面的情况。

  而在古楼的一旁,小石屋里住着个身体胖圆脸凶的中年男人。

  唐青每日的任务就是巡视古楼四周。

  她无法得知这座古楼是何时存在的,也忘了自己究竟还要守着多久。

  轰隆轰隆……

  她抬头,远处黑墨般浓稠的乌云来势汹汹,如同暴虐的野兽,辗压过晴空。

  黑色,让人压抑的颜色。

  唐青皱眉,最怕这种天气,巡视的工作只会更加艰险。

  她提着烛火微弱的灯笼,背负一柄长剑,高高束起的长发被风卷起,白袍也被吹得猎猎作响。

  然而,料想中的大雨没有来临,等到的却是笼罩古楼的白雾。

  妖邪作祟吗?

  唐青灭了烛火,提剑环了古楼一周,却没发现什么。

  内心的不安逐渐放大,那些白雾无孔不入,自窗口渗进了古楼里。

  她屏气凝神,乘风进了古楼。

  楼里阴暗潮湿,还有莫名的寒风刮着她露外的肌肤。

  整座楼道里,仿佛除了她自己,就没有一个活物存在。

  唐青收了长剑,从窗口往下望,白雾一片,遮住了她的视线。

  突然,她眼神一凛,直接跃下七楼,掠过地面的荒草,追着一股诡异的气流冲出草丛。

  前面就是山崖,唐青眼睛眯了起来,倏地停下,在她面前,一张白皮面具直晃晃的躺着。

  她拾起面具,眉头皱的更紧,目光投向前方的白雾。

  哼!

  袖袍一扬,面具消失在白雾中,唐青大步离开。

  是夜,破旧的古楼开始低吟浅唱着神秘的咒语。

  唐青抱着头,痛苦不堪,冷汗直流。

  每次都这样,入夜后的古楼简直就是魔鬼的坟墓,只有不知名的东西在风中呜咽。

  骤然响起的嘈杂声,缓解了她头脑里持续的疼痛。

  唐青回神,好似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在粗声粗气的骂骂咧咧。

  那个男人?

  唐青面色兀的苍白起来,这古楼,入夜后绝不能留活物在里面!

  她立即拔出长剑,冲进了古楼。

  阴冷,透进骨头的寒冷,唐青咬着牙,在楼道里飞快的奔走。

  令人毛骨悚然的窃窃私语在耳边萦绕,她专注看路,努力听见自己的脚步声。

  啪嗒。

  啪嗒。

  她心中的恐惧不断放大,找遍了十八层楼,竟然不见那个男人!

  唐青站在楼顶,手脚止不住的发抖,得快点找到人。

  再次奔回楼道口,她望着深不见底的黑暗,吸了一口气,腾空跃下。

  绝不能,让任何活物接触到地底的东西!

  她落地时踉跄了一下,脚下踩到了什么。

一只断臂,血肉淋漓的跃进唐青的视线……而不远处的石壁已经被打破了,里面的东西一定跑出来了。

  “滚回去!”

  唐青几近咆哮,抓着长剑朝四周乱划。

  黑暗里,她却只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和回音。

  轰隆轰隆……

  唐青惊恐的奔出古楼,望着天空,一道闪电撕裂了黑夜,将整座古楼照的苍白惊悚。

  而在七楼的某个窗口,她又看见了那张白皮面具。

  那张被她丢进深渊的面具,此刻嘴角弧度诡异的勾勒,空荡荡的眼孔面向着她。

  啪嗒

  啪嗒……

  她呆滞的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  红色,血的味道。

  啪嗒

  啪嗒……

  夜,终于落下了雨幕。



第2章 百年,物是人非



    罪己楼里的东西逃了。

  近百年的安逸骤然打破,唐青怒不可遏。

  她捡拾那个惨死中年男子的尸骸,将他埋在石屋门前。

  望着亲手雕刻的墓碑,唐青伫立良久,眼中满是惭愧。

  “抱歉。”一声轻叹,飘散至风中。

  唐青收拾包袱时便想,那东西果真演了一出好戏,可它不该杀生,这会在他的罪名里重添一笔,它更加逃不出罪己楼。

  阴险狡诈,不折不扣的败类。唐青此时对这逃犯�

阅读全文


天音彩票开户 福祥彩票开户 约彩彩票开户 卓易彩票开户 诚信彩票开户 创元彩票开户 金信彩票开户 大有彩票开户 金祥彩票开户 198彩票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