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道士

书籍类型: 
题材风格: 
摘要: 

一九八零年阴历七月十五,中元节,月圆之夜,又称鬼节,这一天是阴气最重,忌动土破土,诸事不宜。
罗怀县有个村叫木村的偏僻山村,已经是傍晚 时分了,按照当地习俗,每户每家都会在门前烧两盆纸钱,一盆是祭自己祖先,另外一盆是烧路过的孤魂野鬼,它们拿了纸钱一般都不会烧纸钱的这家人。都烧完了纸钱,每家户人都匆匆忙忙窗门,今晚没人敢出门的,都早早待在家里休息。
进入了深夜,阴风阵阵又下起了雨,雨水打在树叶上,滴滴答答,风吹得呼呼声,感觉像是在狼嚎,这夜晚风声雨声让它增加了诡异的气氛。村路口前面的小山路上,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在树下慢慢悠悠的走村庄,往村子的后山走去,走进了后山的一片墓坟地里。这一片的坟墓地是这个村的祖坟,这里的坟地埋的都是木村的逝亡者。
黑银来到坟墓前,坟墓上都是新土,说明这个坟是新坟墓。
“嫂子今天是你走后的第七天,也是你的头七,正好赶上鬼节,我来看你了。”声音沙哑,说话的声音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子。过一会男子背上拿出一把红色的雨伞,雨伞打开插放在坟前,雨伞挡住了雨水,男子取出了三根香点着插在坟前中,磕了三个响头,起身取出一把随身可带的小扁铲,开始在他嫂子挖坟了。
雨一直下着,坟墓上本就是新堆的土,新土经过雨水浸泡过,也松软起来了,男子不到三十分钟就挖出了一个口子,棺材板也随着漏出来了。这棺材和普通棺材不一样,普通棺材盖板的时候都是钉九根十寸钉子,而男子口中嫂子的棺材却是七七四九根,至于为什么和普通棺材不一样,因为这些是镇邪用的,而且全身棺材缠了红色的线,像一张网把棺材裹的严严实实,但凡是这样的棺材都是装着冤死或横死之人,红色的线也有镇邪的作用,线之所以是红色是因为泡了黑狗血,黑狗血能驱邪物。
男子棺材说道:“嫂子我来帮你来了。”说完又对着棺材跪拜,然后拿出一把刀,帮所有红线割掉,接着用撬棍把四十九根寸钉一个一个的撬开,过了十几分钟,寸钉全部敲开,男子深吸一口气,推开棺材。里面躺着一具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,挺直的躺在棺材那。
雨夜下透漏一缕微弱的月光,透着月光可以看到女尸脸色惨白,突然女尸睁开双眼,圆圆的睁大,就像死鱼眼一样,狰狞的表情至极恐怖,女尸全身都散发一股阴冷的死气。男子吓得冷汗直冒,还好他早就想到会发生眼前这一幕,双脚发软赶紧下轨对着女尸又磕了几个头,嘴巴一边发抖一边颤声说道:”嫂子,你是让那帮人活活给逼死,今天就是你的回魂夜,我来帮你解开这些禁锢,嫂子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必成鬼煞,到时候您有仇就报仇,您躺下永才给您盖棺,我会把这弄成原来的样子,就不会让人发现,您先好好在这里静养。“说完赶紧盖上棺材板然后把棺材重新埋好,看外表看不出破绽,再拜拜两下,转身往山下跑去。自称永才的男子是村子的王永才,而且村里的人都姓王...
一个月之后,木村村长王村长王图王大爷家。八月的夏季,正是这一年中最热的天气,别人家都开门通风,而王大爷的屋都是房门紧闭。而且里面还点着了几盆火炉子,有一个七八岁小孩躺子床上,裹着厚厚的棉被,仍然还是被冻得嘴唇发紫,全身也在发抖。这孩子的样子就是好像掉进了冰窟一般,头上也冒着寒气。王大爷也在房中站了半会,便都满身大汗,叹了一口气就走房外,擦擦了脸上的汗水和眼泪。
“爸,正文他怎样了....”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上前来,一双哭肿的双眼看着王大爷,女子是王大爷的儿媳,也正是房中小孩的母亲。“等海明回来再说吧”王大爷无奈摇了摇头,帮人看病看了几十年的王大爷,对自己的孙子的病也是一无所知,这一个月来王大爷背着孙子跑遍了县城市里还有省中心医院,结果都查不出什么原因,王大爷怀疑自己的孙子根本没有病,可能碰见了不干净的东西,前些阵子请来的神婆也是看了没效。于是王大爷今天早上就让儿子去城里请高人回来看看。
过没多久,王大爷儿子王海明回来了,而且还带了一个穿道袍的老人。“海明这位是...”王大爷把儿子拉过来小声问道。“爸,这是我在城里请来的道长,我告诉他正文的情况,愿意过来给正文看看什么回事"王大爷一听说城里来的高人赶忙向老人行礼:”道长有劳您了。”一边说完一边打量着老人。
这位道长看上去五六十岁,瘦瘦高高的,下巴有点小胡子,看上去有点身瘦弱的感觉,衣服很旧,背着一个帆布包,一进屋眼睛就到处乱转,一点道骨仙风都没有,王大爷邹邹眉头感觉这老道长像是假的,这些年岁江湖骗子太多了,什么道长和尚都有假的,王大爷怎么看这位自己儿子请来的高人怎么也不像有本事的人,不过王大爷想想觉得也无所谓了,都已经情过来了,所谓病急乱投医,也不管老道外表怎样,怎么也要试一试,然后就很客气的请道长孙子的那间屋里。

第##封面



名称: 茅山道士
作者:虫儿飞


文体:小说
类别:长篇小说 ~ 5 章
风格:惊悚
时间:2019-10-29
长度:835 字
阅读章显示:章号与标题
阅读节显示:节号

梗概



一句话梗概:第一章 鬼煞

一九八零年阴历七月十五,中元节,月圆之夜,又称鬼节,这一天是阴气最重,忌动土破土,诸事不宜。
罗怀县有个村叫木村的偏僻山村,已经是傍晚 时分了,按照当地习俗,每户每家都会在门前烧两盆纸钱,一盆是祭自己祖先,另外一盆是烧路过的孤魂野鬼,它们拿了纸钱一般都不会烧纸钱的这家人。都烧完了纸钱,每家户人都匆匆忙忙窗门,今晚没人敢出门的,都早早待在家里休息。
进入了深夜,阴风阵阵又下起了雨,雨水打在树叶上,滴滴答答,风吹得呼呼声,感觉像是在狼嚎,这夜晚风声雨声让它增加了诡异的气氛。村路口前面的小山路上,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在树下慢慢悠悠的走村庄,往村子的后山走去,走进了后山的一片墓坟地里。这一片的坟墓地是这个村的祖坟,这里的坟地埋的都是木村的逝亡者。
黑银来到坟墓前,坟墓上都是新土,说明这个坟是新坟墓。
“嫂子今天是你走后的第七天,也是你的头七,正好赶上鬼节,我来看你了。”声音沙哑,说话的声音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子。过一会男子背上拿出一把红色的雨伞,雨伞打开插放在坟前,雨伞挡住了雨水,男子取出了三根香点着插在坟前中,磕了三个响头,起身取出一把随身可带的小扁铲,开始在他嫂子挖坟了。
雨一直下着,坟墓上本就是新堆的土,新土经过雨水浸泡过,也松软起来了,男子不到三十分钟就挖出了一个口子,棺材板也随着漏出来了。这棺材和普通棺材不一样,普通棺材盖板的时候都是钉九根十寸钉子,而男子口中嫂子的棺材却是七七四九根,至于为什么和普通棺材不一样,因为这些是镇邪用的,而且全身棺材缠了红色的线,像一张网把棺材裹的严严实实,但凡是这样的棺材都是装着冤死或横死之人,红色的线也有镇邪的作用,线之所以是红色是因为泡了黑狗血,黑狗血能驱邪物。
男子棺材说道:“嫂子我来帮你来了。”说完又对着棺材跪拜,然后拿出一把刀,帮所有红线割掉,接着用撬棍把四十九根寸钉一个一个的撬开,过了十几分钟,寸钉全部敲开,男子深吸一口气,推开棺材。里面躺着一具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,挺直的躺在棺材那。
雨夜下透漏一缕微弱的月光,透着月光可以看到女尸脸色惨白,突然女尸睁开双眼,圆圆的睁大,就像死鱼眼一样,狰狞的表情至极恐怖,女尸全身都散发一股阴冷的死气。男子吓得冷汗直冒,还好他早就想到会发生眼前这一幕,双脚发软赶紧下轨对着女尸又磕了几个头,嘴巴一边发抖一边颤声说道:”嫂子,你是让那帮人活活给逼死,今天就是你的回魂夜,我来帮你解开这些禁锢,嫂子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必成鬼煞,到时候您有仇就报仇,您躺下永才给您盖棺,我会把这弄成原来的样子,就不会让人发现,您先好好在这里静养。“说完赶紧盖上棺材板然后把棺材重新埋好,看外表看不出破绽,再拜拜两下,转身往山下跑去。自称永才的男子是村子的王永才,而且村里的人都姓王...
一个月之后,木村村长王村长王图王大爷家。八月的夏季,正是这一年中最热的天气,别人家都开门通风,而王大爷的屋都是房门紧闭。而且里面还点着了几盆火炉子,有一个七八岁小孩躺子床上,裹着厚厚的棉被,仍然还是被冻得嘴唇发紫,全身也在发抖。这孩子的样子就是好像掉进了冰窟一般,头上也冒着寒气。王大爷也在房中站了半会,便都满身大汗,叹了一口气就走房外,擦擦了脸上的汗水和眼泪。
“爸,正文他怎样了....”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上前来,一双哭肿的双眼看着王大爷,女子是王大爷的儿媳,也正是房中小孩的母亲。“等海明回来再说吧”王大爷无奈摇了摇头,帮人看病看了几十年的王大爷,对自己的孙子的病也是一无所知,这一个月来王大爷背着孙子跑遍了县城市里还有省中心医院,结果都查不出什么原因,王大爷怀疑自己的孙子根本没有病,可能碰见了不干净的东西,前些阵子请来的神婆也是看了没效。于是王大爷今天早上就让儿子去城里请高人回来看看。
过没多久,王大爷儿子王海明回来了,而且还带了一个穿道袍的老人。“海明这�

阅读全文


利新彩票开户 易中彩票开户 35彩票开户 帝皇彩票开户 迪士尼彩票开户 亿久彩票开户 盈丰彩票开户 大庄家彩票开户 赢冢彩票开户 新2彩开户